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史荟萃 - 文史资料
新埭之子 ——记旅澳老作家陆扬烈
发布时间:2020/7/26 15:03:32 阅读 59 次


褚亚芳


        陆扬烈,1931年出生于平湖新埭的旧埭村。他当过15年文艺兵,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海戏剧家协会会员,上海市文化局高级编剧。现旅居澳大利亚,曾任第二届澳华大洋洲文联主席,维多利亚州华文作协会长。至今出刊小说、散文、戏曲、儿童文学、报告文学等各类体裁的文艺作品600多万字。多部作品被译为英文,荣获各类奖项十多次。

        人生总有几个关键性的三岔路口,选定跨出那一步,有时会影响人的一生,纵观陆扬烈先生的人生,就有这样3个三岔路口。

 

        陆扬烈小学就读于新埭中心国民学校,即现在的新埭镇中心小学。抗战胜利,陆扬烈初中毕业,他从上海回到故乡新埭,考入嘉兴基督教秀州中学高中部。

        陆老说,他一生第一件幸事,就是成了语文老师宋清如的学生。宋老师是常熟西城有名的才女、女诗人。学者施蜇存评说:“宋清如的文才,不亚于冰心。” 宋清如的作品不多,那是因为她的主要精力和时间,都用在协助丈夫朱生豪翻译《莎士比亚全集》上。

        在宋清如老师的影响和谆谆指导下,原本对作文很有兴趣的陆扬烈,在一篇作文的基础上,写成他生平第一篇小说《一个老太太的故事》,被平湖旅禾同学会推荐给平湖《建国日报》,分上下两期各一个整版发表,全文七千余字。之后,他应平湖《力报》之约,在报上介绍秀州中学的各方面情况,供家乡学子参考。这是他最初的文学活动。

        1948年秋,陆扬烈高中毕业,在宋老师的影响下,他考入之江大学。

        陆扬烈是一个重情重义、懂得感恩的人。19441226日,被誉称“译界楷模”的朱生豪去世。陆扬烈去澳洲后,为追思与宋老师的师生情,在华文报上发表了一篇《情人桥》。这是他认为写得最动感情的一篇散文,其中写着:“之大校址在钱塘江北岸,六和塔之西的秦望山上,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之间,有座小桥。严厉的校规法定,任何男生绝不允许在任何时间,以任何理由越过此小桥。每个星期日一早,就有些男生在桥西堍等着恋人过桥来,傍晚在此依依送她过桥。这里,也留下过朱、宋两人的情愫……”

        194953日,解放军一支尖刀部队,从江北的公路插下来,首先占领无设防的之江校园,居高临下成90度,用重机枪封锁上下两层铁路、公路大桥,堵住国民党军队从上海到杭州的唯一陆上通途。之江大学成了全杭州最先解放的学校。

        当天晚上,学校内的地下党老师和高班学生,与解放军举办第一个军民联欢晚会,双方都出节目。陆扬烈是音乐团体的成员,是名吉它手,也上台表演了。解放军的节目是文工团化妆表演《白毛女》的两个片段。陆扬烈说,他是第一次观看到这种新颖的话剧加歌唱的中国式歌剧,大为惊讶,欣喜万状。两周后,军管会派干部来校招兵,英姿勃勃的陆扬烈当场被选中。1949528日,在这个令陆扬烈终生难忘的日子,他成为了人民解放军浙江军区第七兵团文工团的一名团员。从此,奠定了他一生要走文学创作道路的基石。

         这是陆扬烈一生中第一个三岔路口。如果他留校,毕业后有可能成为一位中学教师。而他选定参军,就此踏进文艺圈,直到离休后移居到澳大利亚的晚年岁月。         

从兵写兵,到为孩子写作

        陆扬烈谦逊地说,自己缺乏音乐才赋,因工作需要虽在弹奏吉它的基础上,又学会手拉风琴、吹长笛,但都难以发展,也无兴趣。他的兴趣在写作。

        1955年《人民文学》2月号上,陆扬烈发表了描写军民鱼水情的小说《边老大》。此文在军内外获奖,次年被译成英文,收入1956年的英文小说集。自此,他创作反映部队生活的小说、散文、故事,陆续见诸报刊。其中影响较大的是《连长的“未婚妻”》,是反特题材,发表于《解放军文艺》,被单篇配画出版单行本。1956年末,他从海岛基层调到南京军区政治部文学创作室,主要任务是为将军级(包括已转地方的首长)老干部代笔他们的革命斗争回忆录,其中一些发表在著名丛刊《红旗飘飘》上。而个人只允许在业余时间写小说、散文等作品。他在部队15年中,出版短篇小说集《战士的荣誉》、散文集《海防线上》、小故事集《战士小神医》等作品,被吸收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

        1959年,陆扬烈曾军官当兵在康藏高原部队,地处海拔5000米的长江发源地,是没有树木的纯牧区。他深入康藏牧区基层采访,记录了好几本笔记。回到南京后,前后发表了10篇描写高原生活的小说,后编选成小说集《女奴金珠》和一册有彩绘的儿童文学故事《金黄色的马鞭》。

        1964630日,陆扬烈凭着扎实的文学创作功底,转业到上海作家协会,任《萌芽》的小说、散文编辑。这作为他人生第二个三岔路口,从此跨入地方文艺界。

         “文革”中,陆扬烈在“五七干校”种过两年田,在某化工厂当过6年操作工。“文革”后,作协恢复,陆扬烈被吸收成为中国作协会员。他愿用余生为孩子写作,成为上海木偶剧团的专业编剧。

        陆扬烈在完成上演剧目之余,还致力于长篇小说的写作。敬爱的周总理逝世,全国上下沉痛悼念。陆扬烈在掌握大量素材的基础上,以强烈的敬佩之情,废寝忘食地在短时间内创作了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雾都报童》。小说中的故事以周恩来在重庆创办《新华日报》时,为扩大发行量,招收孤儿作报童为原型。上海少儿出版社以最快的速度出版了《雾都报童》,此书还被译成藏文和朝鲜文。当时正处于“文革”后图书出版事业恢复起步时,《雾都报童》多次再版,共发行40万册之多,曾获得创作奖,影响颇大。

        1986年夏季,陆扬烈除发表出版了《旋转的城堡》《获金奖的大地》等小说和报告文学,还创作了电影《诱人的定情物》、电视剧《飘浮的太阳帽》以及大量散文、评论,计约200万字。19912月,年满60,正式离休。

        1995121日,他和老伴周丽珠移民澳大利亚墨尔本,和儿子陆星、女儿陆月团聚。2007年,他在母校秀州校友鼓动和全力操作下,出版200多万字的《往事重数》,选自在国内发表的长、中、短篇小说、剧本、散文等。

写作第二春

        陆扬烈说他的人生第三个三岔路口,是决定选择移民定居在完全陌生的异国他乡。

        “家庭团聚”对老年人来说,是晚年的幸福喜事。但对文学创作,则可能会是个句号。在人生地不熟,语言不通,无社会活动的环境下,能写什么呢?他决定就此走出文艺圈,全身心地享受夕阳下的悠闲生活。

        可陆老自己怎么也想不到,他第一次阅读香港出版的月刊时就十分惊讶:文章竟可以如此坦然直笔!使他已关闭的创作情思不由自主地喷涌而起。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军队邀请地方作家访问各地部队,上海作协获得两个名额。“我幸运被安排去东北延边朝鲜族自治区,接待陪同我和贵州作协老姜的边防部队小刘参谋,是位热情的业余诗人。”陆老根据那一次的访问,在澳大利亚写作发表了一篇纪实游记,名为《大河的母亲》。这篇海外华人都能读到的游记,使他自己意想不到地迎来写作的第二春。

        悉尼有家中文报,发起征文。公布的5位评委分别聘自大陆、台湾、新加坡、美国、香港,都是著作等身的华族名家。

        陆老在《大河的母亲》鼓舞下,投去一篇近万字的小说《天涯云和树》,描写旅澳两位单亲老人的恋情。此文是他在海外第一次获奖。

        《天涯云和树》成了陆老祝福从大陆移民到澳洲单亲老人的黄昏恋曲。这“晚情恋三部曲”的第二篇是《同是天涯沦落人》(涉及父辈和子女的矛盾),第三篇《快乐继母》(涉及国外婚恋)发表于《香港文学》月刊。

         陆扬烈年轻时代“兵写兵”,中年时代为孩子们写作,晚年专注写同舟共济的“夕阳移民”——此称号由他的作品提出,被华族社会接受。

         短篇写成,陆老又向中、长篇发展。中篇小说《夕阳山外山》,写军队文工团团员的生活,政治运动摧毁男女主角的恋爱,到晚年澳洲重逢,两个家庭三代人和睦相处,双方都致力于第三代的音乐、舞蹈艺术培养。另一部长篇《她们不要战争》(曾名《校园女王》)。这两部小说都在中文报上连载后,出版成书。

         其间,他还写了不少散文、杂文,大量游记、小小说。陆老的作品源源不断,先后出版了《陆扬烈小说散文选》《故乡之路》、散文集《外婆桥上的孩子》,还有《人在旅途》和《献给母亲的花》,多部作品获得华侨总会年度文学佳作奖。这些业绩,使陆老当之无愧地担任了澳华大洋洲文联第二届主席,于2003年作为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华文作协代表出席了在台北召开的第五届世界华文作协代表大会,并发了言。陆老还任澳华维多利亚州作协会长,更担负着传播中澳文化的使命,满怀激情地忘我创作着。最后,终于完成了他的宿愿,写成长篇小说——《墨尔本没有眼泪》。

        人各有志,价值观也各有己见,陆老先生追求的是真、善、美。《异国晚情恋》是他的短、中、长篇小说合集,获得世界华侨总会的2007年度小说首奖。《亲情托起的世界状元》一书出版,这是他所写的最长最完整的纪实文学,此书获得世界华侨总会旗下的世界作协年度纪实文学奖。文中的主人公汪晓宇获台湾周大观(死于癌症的9岁天才诗童)基金杰出人才奖,陆老和老伴及汪家被邀出席受奖盛会,并与台湾地区领导人马英九先生合影。陆老离祖国故土越远,思念越深,201511月写出了《故乡》一书,字里行间闪耀着对祖国故乡的眷恋之情。他的作品,不仅是旅澳华人生活的真实画卷,也散发着浓郁的乡土气息;既是他心底真情的流露,也承载着他对生活的感悟。读他的作品,会让人感到亲切。

        2011年,上海作家协会为陆扬烈出版9400多万字的《陆扬烈文集》。成为上海作协为旅居海外的老会员出版个人文集的第一人。

        《文集》出版,陆老的笔仍没有停下,他说:“用行话说,以前是‘要我写’,现在是‘我要写’。前者为稿酬,补贴家用;后者,已完全摆脱束缚,自我思想解放了。”他在海外,已出版17本专著。

        陆老先生本着自己的一颗爱国心和一份使命感,怀着爱国爱澳两种美好的情结,尽自己的一切所能,架起了传递中国和澳洲文化交流的桥梁,传播着世界和平友爱的种子。这种爱国心和使命感所迸发的激情,常使陆老先生忘却自己的年龄,飞扬着年青人的锐气激情。正是这种锐气激情,使退休闲赋、颐养天年的他放不下手中的笔,止不住要说的话,好作品源源问世;这种锐气激情,犹如日月运行,江河奔泻,贯穿在陆老先生67年忘我的创作生活之中;这种锐气激情,犹如雄鹰展翅,鲲鹏万里,陆老先生用毕生精力施展才华,报效祖国。

结束语

        陆老是一个甘愿奉献,热爱祖国,挚爱家乡的人。20061018日,新埭镇中心小学正逢百岁生日,中外各地的校友汇集母校,参加空前盛大的庆祝大会。

        我坐在台下,第一次见到作为校友代表的75岁的陆扬烈先生。大会主持人请他发言,陆老的发言很简练,印象颇深。大意是:我是1942届学生,没有母校给我打下文化基础,就不可能有我今天这点成就。我感恩母校,无以报答,谨以1万元稿费,请母校举办在校学生的年度作文奖,鼓励同学们对作文产生兴趣,努力写作,产生更多的记者、编辑、诗人、编剧、作家……为国家的文化建设,添砖加瓦。他用一句充满感情的话,结束发言:“祝母校与日月同辉,桃李满天下。”

        2012年他又回到家乡,向新埭镇中心小学捐赠5万元,还带来了他的书籍,赠送给镇中心小学、镇文联、镇图书馆以及市图书馆。那是我第二次见到精神矍铄的陆老先生。当时,顾根方校长说,学校决定成立“陆扬烈作文奖基金”,用银行的年利息作为年度奖金,使作文奖能延续下去。在此同时,我从有关报上得知,陆老在他嘉兴秀州中学母校,捐赠10万元,也作为年度作文奖的基金。

        陆老是一个兢兢业业,热爱生活,心系故乡的人。他人在异国他乡,却心系生他养他的祖国,还时时牵挂着故乡的发展和担负着对文学后代的培养。他把母校秀州文学社学生的优秀作品,推荐给澳洲《华文报》《新海潮报》,如《一枚邮票》(礼赞祖国地图形象)、《大树的眼泪》(呼吁保护古树)等,开创了秀州中学乃至全嘉兴地区中学生作文在海外华文报刊发表的先例。当他看到2016年《新埭文化》第二十二期转载了他的小说《白玉观音》时,很快寄来了特为故乡《新埭文化》而写的题为《<白玉观音>的由来——和家乡年轻文友谈小说创作》的文稿,为家乡的文学青年传经送宝,谆谆教导。

        陆老是一个真诚坦荡,严谨认真,淡泊名利的人。20171114日,87岁的陆扬烈在女儿陆月的陪同下,再次访问故乡新埭。当我把第一份拙稿交到陆老手里时,他认真地说:“我回去好好拜读后,再寄过来。”他将我原来写的《著作等身 报效祖国——记著名旅澳作家陆扬烈先生》的题目,改为现在的题目《新埭之子——记旅澳老作家陆扬烈》,将文章内的一些获奖数字“几十次”改为“十多次”。还谦虚地说:“评价过高,我承受不了的,希您接受。”我采访过陆老多次,还拜读过他大量的书籍,把了解到的一些真情实况记录下来,也是不为过的,所以有些情况我还是坚持己见,还请陆老先生谅解了。

        陆老是一个乐观豁达,热情开朗,知恩图报的人。在我又一次向他采访时,他最后说:“我的价值观,一是敬畏,二是感恩。敬畏创造宇宙万物的神灵,感恩生我养我的大地、天空、河川和社会——父母、母校、老师以及所有帮助过我的人们。

我想:这不就是陆老作为我们平湖陆氏后裔,对先贤倡导的“报本文化”最好的传承发扬和诠释吗?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平湖市委员会 传真:0573-85022900 电子邮箱:zhengxieban@pinghu.gov.cn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星源网络 浙ICP备19049205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