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网站首页 - 文史荟萃 - 文史资料
我所知的平湖花鼓戏
发布时间:2017-7-20 9:35:32 阅读 1272 次

韩慧慧


  对平湖花鼓戏1的研究源于我在杭州师范大学本科的班主任、著名音乐学者南鸿雁副教授的嘱托。原因之一是因为老师是北方人,听不懂平湖方言,而我是嘉兴人,基本上能够听懂;原因之二是大多数国家级、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已经翻了个底朝天,研究得差不多了,而当时还是嘉兴市级非遗的平湖花鼓戏,尚无详尽的研究成果见诸杂志报刊。因此也就顺理成章成为我本科阶段的学习研究课题。
  在充分的准备工作之后,在父亲的帮助下,我于2011年6月来到了平湖花鼓戏传承人俞生明2的住处,对其进行了深入的采访。后来又得到了平湖市文广新局和非遗办、林埭镇文化站领导的帮助。2013年,我的文章在《嘉兴学院学报》2013第2期上发表。当我拿着期刊第四次去平湖的时候,俞生明先生已经进了平湖市区的街道敬老院,时隔不久,就得知老先生已经作古。

平湖花鼓戏的历史溯源


  在我国的诸多地方都有地方花鼓戏存在。平湖花鼓戏之所以以平湖命名,一是因为发源于平湖、流传于平湖,并且在解放初期,以政府主导的形式最早组织过专门的演出团队而被普遍承认;二是因平湖首先提出并申遗成功从而得到官方的认可。
  平湖花鼓戏的传承人俞生明曾口述这样一段唱词:
  花鼓戏,有名气,出身本是呀平湖地。
  花农采花时间长,想出花头唱两句。
  你一句来我一句,自娱自乐在花田里。
  时间一长变成戏,走出田里到街上去。
  两人一敲一拉唱得响,名称就叫“立白地”。
  全塘唱到城里去,为了谋生踏生地。
  走上舞台成为戏,名字就叫花鼓戏。
  数百年来,浙江海盐、平湖至上海金山、奉贤、华亭3等沿海一带是棉花、棉布的主要产地。当地的农民以种植棉花为生,因而被称为花农。从育苗到采摘,花农在棉花地里劳作时间相当长。其劳作时唱山歌小调成为自然之事,逐渐就有人利用农闲时间在乡村、集市演出。清光绪十年(1884)修编的《松江府续志》卷五“风俗”记载:有棍徒携带妇女出没乡鄙,演唱淫词(俗称花鼓戏),亦导淫之弊俗也。注云,钱学纶《语新》谓此风始于乾隆年。清光绪张文虎等编《南汇县志》卷二十四“风俗志”记载:乡鄙有演唱淫词者,或杂以妇人,曰花鼓戏。或在茶肆,或在野间,开场聚众,最伤风败俗,近因官司严禁,暂息。清嘉庆十八年(1813)诸联所著《明斋小识》卷九记载:花鼓戏传未三十年。推算应始于乾隆四十八年(1783)前后,与钱学纶《语新》推论相吻合。因此,沪浙沿海一带的花鼓戏始于1783年前后比较可信。清朝康熙到乾隆年间,史称康乾盛世,经济繁荣,文艺也同样得到极大发展,地方曲艺渐而兴起。受外来戏曲的影响,一些民间艺人利用耕作之闲暇,从田间的“自我娱乐杂唱”进入茶馆,扮演杂剧,因唱腔源于“拓花山歌”,又取“蛙歌”和“鼓舌”之义,被称为“花鼓戏”。因此,平湖花鼓戏的语言和曲调,都是“村愚悉能通晓”的乡音俚曲,其后又从苏
滩中吸收了一些曲调,使花鼓戏发展日臻完美。
  在清乾隆以后的200多年中,平湖花鼓戏的发展规模不大,因剧目中有许多被认为伤风败俗的淫词而屡受当地官府所禁,因此也只能以民间小戏班子形式存在,更无名人名班。据《平湖县志》记载,“自光绪二十六年以来,知其名者28人”。
  十九世纪中叶以后的半个世纪是花鼓戏盛行时期,出现了一批花鼓戏艺人,主要有“唐大阿法(约生于1835年)、三先生、黑阿桂、杨大先生、小驼子、陆双福、滑稽王先生等”。那时,演出极为简单,演员只有上下手4,另加一位琴师。琴师大多数会唱戏,鼓板由演员轮流敲。
  辛亥革命后的民国时期,花鼓戏大有发展。从原来的对子戏发展到同场戏,乐器从原来的二胡、鼓板,又增添了小锣和笛子等;艺人队伍不断扩大,戏班纷纭而立,富有代表性的有三家:一是张挨老5(1884~1941)戏班;二是高桂生6(1879~1949)戏班;三是李顺元7(约1873~1939)戏班。这三家戏班各拥有一条趟板船,每班的演员有四至六人。每年元宵节后,都会前往杭州赶“香汛期”一直到三月初罢香为止,之后再回当地唱“春台戏”。到农历七月,即唱“秋台戏”,年年如此。花鼓戏演出的活动范围,除了平湖的乡村,还有松江、金山、嘉善、嘉兴、硖石、青浦等地。这一时期的平湖花鼓戏除了戏曲形式上得到丰富,规模不断扩大,演唱活动的范围扩展外,还出现了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组织与艺人。1922年,吴金发等人在松江组织了“爱红社”。1924年,出现新秀张彩霞,因长相与唱功绝佳,有“松江梅兰芳”之称。抗战时期,花鼓戏艺人大多改学“改良申曲”(沪剧的前身)。


平湖花鼓戏的传承


  1949年,平湖人民从战火中解放出来。解放初期,沿海群众的生活极其艰苦,谈不上精神生活的需求,大部分原以演唱花鼓戏为生的艺人只能改行务农。1956年,平湖县文化馆的同志走访了老艺人马小妹、陈根娣、陆德良等,并在前港乡吉城村(今属广陈镇)找到了已归田务农的花鼓戏老艺人林剑荣8和林三官9,重新组织演唱。之后,在浙江省文化厅的重视下,平湖县以曲艺团为班子,对全县各类文艺的沿革、剧目、曲调作了调查,并成立了“平湖县曲艺协会”“1959年在县曲艺团内建立花鼓戏队”。二十世纪60年代,老艺人林剑荣和林三官因身体原因,无法继续演出和传艺,平湖县曲艺团请来了谭翰芳10先生充实力量,负责平湖花鼓戏队。谭翰芳曾在松江沪剧团演出多年并担任过团长,该剧团在1961年前后解散,夫人唐石玉11也是沪剧艺人,夫妻双双受邀加盟并负责花鼓戏队。此后,平湖花鼓戏队稳定了一段时间。也正因如此,后来流传下来的平湖花鼓戏带有一些沪剧的唱腔。
  1962~1966年,在谭翰芳先生的带领下,平湖花鼓戏队恢复演出,骨干力量是林三观、谭翰芳、唐石玉、陈根娣、马小妹五位花鼓戏艺人。1963年,曲艺团开始吸收青年学徒加入。同年3月,唐雪英12(女)和俞生明入团学艺。俞生明师从谭翰芳,唐雪英师从唐石玉。1965年,陈根娣收江祖定13为徒。这支队伍以师徒关系为纽带,最多时有8人,主要演员有:谭翰芳、唐石玉、陈根娣、马小妹(以上四位是松江人)、林三观、唐雪英、俞生明、江祖定。其传承的平湖花鼓戏,不论是从演出风格或是曲目等艺术形式特征来看,都已是带有沪剧色彩的平湖花鼓戏新戏。入团学艺后,俞生明主要负责改编新戏剧本和二胡伴奏。
  1964年,平湖花鼓戏队重新组成了新戏小分队,通过改良老戏,学唱新书,走上了曲艺革新之路。新戏,即样板戏,主要是从越剧、锡剧、湖州滩簧、黄梅戏等戏种中移植曲调,并按照平湖花鼓戏的一些传统曲调进行改编,加以运用发展,新增了适合新时代演出的剧目,当时以《春耕曲》《白毛女》《沙家浜》三首为平湖花鼓戏的主要演出剧目。此后,平湖花鼓戏队一直进行演出活动,直至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
  由于“文革”来得突然,几位六十年代才得以拜师学艺的年青人难以学到较多的花鼓戏技艺,更没有充足时间开发新戏、新剧目。“文革”初期,花鼓戏队的演员越来越少,由于传统花鼓戏对角色的设定较为严格,没有充足的演员无法继续演出,只能逐渐改唱样板戏。俞生明将样板戏的剧本,按花鼓戏的套路修改、编排,演唱形式趋向于一人多角,有三人同场,有两人同唱,也有一人唱全角的。在这种革新手法中,俞生明吸取了内蒙古“乌兰牧骑”14艺人多面手的理念,在花鼓戏基本曲调不变的前提下,将唱法改为唱书和说白形式,或者运用多种组合变化,使平湖花鼓戏更为新颖,相对于老戏而言,新戏具有通俗、现代的特色,老戏的素材、内容、服装、唱腔等略有改变,并妥善处理了声与情、流派与人物、韵味与形象三方面的关系,也更适合当时的社会需求和政治环境,避免了低俗下流的内容,因此平湖花鼓戏新戏得到较好发展,受到群众的欢迎与一致好评。逐渐地,俞生明(主奏器乐为二胡)、江祖定(主奏器乐为琵琶)、唐雪英(主奏器乐为鼓板)与农民书的四位艺人戎永鑫、丁玉如(主奏器乐为三弦)、顾金如、徐亚明组成的戏曲小分队在各乡村轮回演出。

  “文革”期间,平湖花鼓戏的命运可谓十分坎坷。1968年,平湖县曲艺团的花鼓戏队解散。老艺人林三观于1969年被关押迫害后上吊身亡,谭翰芳、唐石玉夫妇双双入狱,唐石玉死于狱中。唐雪英调派工厂务工,江祖定改行,俞生明到餐馆当营业员。1977年,谭翰芳平反出狱,因无生活来源,寻至陈根娣后两人合作,继续以演唱花鼓戏为生。1978年,两人与嘉善花鼓戏团队合作,并在平湖部分书场进行演出,后因身体原因,不再演出。“1979年复建平湖花鼓戏小组,成员中本籍艺人仅1人。”平湖花鼓戏基本失传。
  由于沿袭了师徒口口相传的传统模式,以及唱腔随意、唱词随编、部分剧目内容淫秽等特点,加以“文革”等社会环境因素,平湖花鼓戏流传下来的曲谱极少。1962年,上海人民沪剧团至平湖,进行过平湖花鼓戏的录制。仍有部分地方戏曲爱好者等,对平湖花鼓戏进行研究挖掘。
  《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从2007年6月1日起施行,各地政府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增强。平湖市文化主管部门在调查中寻访到俞生明,收集整理了民间文艺爱好者的研究资料,并由平湖电视台录制了一则6分钟的平湖花鼓戏短片,申请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08年,平湖非物质文化遗产——花鼓戏通过审查,被列为嘉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俞生明被确定为平湖花鼓戏的传承人。
  新中国成立以来,平湖花鼓戏经历了从传统戏到新戏的巨大变革,一段历史时间内,其传承与保护状况良好,令人扼腕叹息的是传统戏无记谱传承,唱词虽然还略有几首不完整的记录,但由于记录年代较晚,多少会存在一些偏差。

最后的传人


  在《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实施以后,平湖花鼓戏得到了地方政府的重视与一定程度的保护,2008年被列为浙江省嘉兴市的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2008年嘉兴市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编号:Ⅴ-1)。然而由于长期停演,人员散失,事实上已近失传。平湖花鼓戏历史悠久,作为一种地方戏曲,其表演形式融入了丰富的地域文化,特色鲜明,具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其内容直接体现了当地的历史与人文。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承载者和传递者,他们掌握着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丰富知识和精湛技艺,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活态传承的代表性人物。在很多领域,“非遗”的代代相传,主要依靠传承人的口传心授,一名传承人往往代表着一门技艺的传承,平湖花鼓戏的传承亦是如此。
  俞生明先生是平湖花鼓戏最后的传承人。在对其采访过程中发现,平湖花鼓戏已基本进入绝迹状态,传承人已长年不接触花鼓戏技艺,更谈不上技艺传授,可见可闻的平湖花鼓戏仅仅是平湖文化部门为申报嘉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录制的6分多钟的唱段录像,原有的平湖花鼓戏演出图片、文字资料等在“文革”中烧毁,再度挖掘与保护已经十分困难。传承人孤身一人,未成家,也无学徒,平湖花鼓戏不论老戏(传统西乡戏)还是新戏(样板戏)事实上都已经失传。
  回忆几年前,我用了一年多时间,翻阅和收集了大量的资料,研究平湖花鼓戏,并提出要做好传承与保护,但最终没有能够实现心愿。今天再以亲身经历的形式,把收集整理的资料重新梳理,发给平湖市政协,以示纪念。


 
  注释:
 
  1  花鼓戏,是劳动者为满足自己的生活和审美需求而创造的艺术形式,流行于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河南等省的地方戏,用鼓板、胡琴、琵琶等伴奏。
  2  俞生明(1936~2014):原嘉兴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平湖花鼓戏传承人。
  3  华亭:上海松江地区的曾用名,民国时改之。
  4  上下手:也称男女口,原唱扎头髻(女口),后改唱上手(男口)。
  5  张挨老:平湖全公亭人,是三兴之徒。其妻金阿宝,也是全公亭人,是黑阿桂之徒,女张彩霞因长相俏丽,嗓音甜糯,红极一时,人称蜜萝阿囡。
  6  高桂生:平湖县全公亭万禄洪人。其妻李新宝,也是有名的前辈,平湖县秀平桥东北李家村人。
  7  李顺元:平湖县秀野桥李家浜人,陆双福之徒。
  8  林剑荣:平湖广陈镇前港村人,1962年过世。
  9  林三观:平湖广陈镇前港村人,1969年过世。
  10 谭翰芳:上海金山兴塔人,沪剧(西邦)第四代传人。
  11 唐石玉:谭翰芳之妻,松江沪剧艺人,后转平湖演花鼓戏,“文革”死于狱中。
  12 唐雪英:平湖人。
  13 江祖定:平湖人。
  14 乌兰牧骑:蒙语原意为 红色的嫩芽,意为红色文化工作队,是活跃在草原农舍和蒙古包之间的文艺团队,1957年诞生在内蒙古大草原,其队员多来自草原农牧民,队伍短小精悍,队员都是一专多能。



友情链接
主办单位: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平湖市委员会 传真:0573-85022900 电子邮箱:zhengxieban@pinghu.gov.cn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星源网络